中国长兴 浙江卫生

风雨社区人

 更新日期:2016.07.13  浏览量:

2014年的1月25日,我站在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和平镇卫生院的大院里,恍若隔世。说它熟悉,是因为它既是我父母的工作单位,也是我工作了七年的地方。以前它叫和平地区医院,一所公立医院。父母在2003年之前退休,而我在那年的医疗改革中失去了事业编制的身份,我选择了离开。说它陌生,是因为在这十年里我内心一直想延续一个医生的梦,就像一对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情侣,只能远远望着,内心却无比渴望,对它既爱又恨。
    幸运的是,2013年新一轮医改,政府又把它收购回来了。所以,在这样一个冬日微寒的早晨,薄薄的太阳刚刚好,洒在我的身上是这样的温暖。我又回来了,站在院子里,我真的很想对所有人大声地喊!
    我下了社区,一份全新的陌生的工作等着我,期待加忐忑,后来才知道对于我这样不善于和陌生人沟通的人来说也是一份极具挑战性的工作。当我一踏进新港村社区卫生服务站的大门,我就知道考验我的时候到了。站长向我介绍了工作内容,我头大了。我被其中一个重要的工作吓到了,我们必须要对高血压和糖尿病这样的慢性病患者进行管理,还要入户随访。工作繁琐不怕,整理资料不怕,抄抄写写不怕,输电脑眼冒金星也不怕,就怕让我变成像电影里演得那样挎个药箱行走在田埂上的赤脚医生。我有了撤退的念头。下班回家,迎面是父母殷切关心的眼神,女儿冲上来,拿包的拿包,递水的递水,我忽然为自己有了撤退的念头感到羞愧。一点点困难就退缩,怎么为女儿立榜样呢?拿什么教育女儿呢?不就是串个门儿吗?不就是上门量个血压,测个血糖吗?看着女儿的笑脸,给了她们一个胜利的手势!
 第二天一大早同事带我熟悉我们所要管辖的慢病患者。血压计,血糖仪,矿泉水,开始了一天的行程。和同事一路走一路聊。我才知道,这十年社区卫生工作发展得真不错。2006年开始,和平镇陆续建立了18家村级社区卫生服务站,甚至连偏远的大山也有了医疗站,山里人不用出山就能看病;药品实行零差价;农民也有了医疗保险;对高血压糖尿病患者进行建档管理,社区医生上门服务,面对面随访;每年一次的农民健康体检······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农民哪有这么好的待遇。我这是孤陋寡闻了,干了这行才知道医疗改革给老百姓带来这么多的实惠。老街后面都是迷宫似的小巷,没法骑车,只能步行,我们真的是走街串巷了。“师傅”熟门熟路,看样子没少跑,哪家是高血压,哪家是糖尿病,一一领上门,做了介绍,完成交接。望着一张张朴实的笑脸,一声声谢谢让我踏实了许多。而且一提起我的父母,这些上了岁数的老人都认识,这样沟通起来方便了许多,以后的随访也会得心应手了。
 回家的时候,天黑了,路灯也亮了,家人在饭桌旁等了许久,饭菜飘香,我却累得没了食欲,望着脚上的水泡,默默地对自己说:付出一定会有回报的。
 随访之路很孤独,也很艰辛。农村和城市不一样,农民只有在天气不好的日子才会呆在家里,而这个时候却是我们随访的最佳时间,冬天吹个透心凉,雨天一身泥水是常有的事。有时白天家里没人,晚上还得上门,晚饭点到七八点钟这两三个小时是随访的黄金时间,他们劳作了一天,回家吃了晚饭就想早点睡觉,所以白天没随访到的,在这个时间段必须抓紧完成,不能影响他们的休息,引起反感。这些都是社区人总结出来的经验。天气好的星期天我也会带上女儿,女儿的快乐会感染我,歌声会陪伴我,大多数时间只有我一个人,远离了城市的喧嚣和灯红酒绿,从薄雾清晨到暮色四合,孤独地行走在村头巷尾。这个画面有时会把自己感动,作为社区医生,也就是老百姓口中的赤脚医生中的一员,我为自己点赞,也为更多的社区人点赞,这也是我们乡镇卫生院连续三年县里考核第一名的原因吧!我们要么值守在社区,要么在为人民服务的路上,风雨无阻,这是我们社区人的口号。
     因为工作调动,我离开了村级社区卫生服务站,回到了卫生院工作。有时路上会遇到那些大叔大婶,他们会很开心地叫我丫头,而不是小王医生,我很喜欢这种称呼,透着亲切,就跟叫自家的小辈一样。我记得你们开门后的笑脸,没有陌生;我记得冬天那杯暖手的热茶;我记得你们硬往我兜里塞的糖果;也记得你们作势要打朝我狂吠的看家狗,叫我不要害怕······当我坐在新卫生院的办公室写下以上文字,我是真的很怀念这段工作经历。现在想来,从来不曾孤单过,这么多社区人在我身后。只要真诚真心,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做点实事,没有打不开的心结,没有过不去的坎,没有融不了的冰!
 
                                                                   浙江省长兴县和平镇卫生院   王平

建议使用IE5.0以上浏览器,最佳分辨率:1280*1024

版权所有:@2013-2015 长兴县卫生和计划生育局 浙ICP备13026265号-1

地址:长兴县雉城镇龙山新区广场路1号 邮编:313100